民大附中

西昌支教感想 马冰歆

日记1:

今天是支教的第一天,天上有灰蒙蒙的云。早晨匆匆从床上爬起来,买了早餐又匆匆赶到集合的地点,直到坐上车还在不能克制的激动着。一路上同学们说说笑笑,我观察着窗外绵延的山。说不出什么特别有说不出什么相似,然而相比家乡贵州,四川的山令我感到又新鲜又亲切。

我们的目的地就是这些绵延的山之中的一隅,作为这次支教活动中唯一一个外省同学,带着更多紧张与怯意的我在耳畔的阵阵欢笑声中放松下来。同大家互通姓名后很快消除了生疏感。

到了二村沟小学,我最先注意到也是记忆最深的即是沾满了泥土的一堆堆在教室外的钢筋上成群的苍蝇。学校正在建新的教学楼,老师对我们说,教学楼是在原来的操场上建的,建好后学校也便没了操场。脚踏上的泥土还是稀稀的,我有些庆幸今天那场将下未下的雨。教室里有老师认真的授课与学生们积极的应答声,我听着这声音不知为何觉得很感动。

经过一番准备,我同另一位同学配合着上了此次支教活动中的第一节音乐课。《雪绒花》,洁净的花朵,洁净的曲调,伴着孩子们洁净纯真的眼神。孩子们用稚嫩的嗓音齐声合唱时我感动得想要落泪,我的感动来自于孩子们的认真与热情。然而体味着作为一名老师所能享受到的莫大快乐的同时,我们也感受了孩子们的羞怯。当我们问到谁愿意站起来单独唱一遍时,几乎没有孩子举手。而要求孩子们站起来唱歌是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人生中的重要的机会能有几个,更何况对于这些大山深处几乎与世隔绝的孩子们来说,要走出大山干出一番大事业,他们能得到的机会自然尤其宝贵。这些机会中的每一个都需要被牢牢抓住,他们的努力与专注不应被不勇敢所掩盖。

下课后细细思考,我想我所讲授的其实不应仅仅关于音乐,向孩子们传达抓住机遇的重要,鼓励孩子们勇敢的展现自己其实更是我们需要做的。若真的因不勇敢而让一个个展示自己的机会溜走,多年后这些孩子的孩子们也许仍过着他们现在过着的艰苦生活,也不会知道他们的父母曾经在课堂上怎样的努力着,想要帮助家庭摆脱贫困的现状。我不愿让这种悲剧发生。于是趁着自习,我再次走上讲台进行了一次短小的演讲,向孩子们传达我的想法。看着孩子们认真清澈的眼神,我真心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我的用心。

下午来到住宿的学校,相比授课的小学这里的环境好了许多。收拾了行李躺在床上,我觉得早晨的一节音乐课充实了我的一整天。

日记二:

刚来到学校就有老师来邀请我们再替另两个班的同学们上两节音乐课。孩子们对音乐的喜爱让我们觉得惊喜万分。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的教学完成的很快,也遇到了同昨天一样的问题,即便我感受到了孩子们强烈的表现欲,真正愿意站起来展示自己的却实在没几个。还是希望他们能明白我的话,学会勇敢起来,学会抓住机遇。

背着一些米和油,放学后我们由学校的一位老师带队同孩子们一起爬上了大山,准备做一次家访,了解他们的生活。陡峭的山路让我想起早晨自己对颠簸的车子的抱怨。那是不耐的自己还不知道孩子们每天上下学所经过的是怎样的一段艰辛。

山路很险,有的同学难受的不行,有的同学有了高原反应。而孩子们却是始终笑着的,时不时回头看看气喘吁吁的我们。忽然对早上的自己的抱怨感到惭愧起来,上帝没有给这些孩子们优越的条件,他们却始终用纯净的眼神与善意的笑脸回报命运,相比之下,我觉得自己显得非常渺小。

翻越了两座大山,我们来到了最近的一户家庭。孩子们的爸爸已不在人世,家中的两个孩子小一点的只会说彝语,用只有一只能够看见的眼睛冲我们腼腆的笑;大一点的会说汉语,看着我们带来的米和油,一个劲地说谢谢。她们说,虽然想吃些别的东西,但家中的条件只允许他们顿顿吃只用水煮出的土豆。大山上简陋的房子里不同电,在无数个没有灯的夜晚,他们是否感到害怕?

下山时遇到了一些刚从山下回来的农民,他们用彝语对带队的老师说,你真应该带他们去XX家里,老师回答说:“他们只能走到这里了,太远了他们应该走不动。”听到这句话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娇生惯养也因此倍感惭愧。在绵延陡峭的大山深处仍有许许多多孩子们更加恶劣的环境中。我听见同伴说,上帝真的很不公平,云雾缭绕的高山上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不一定美好。

下山时在陡峭的坡上摔了一跤,回到住处看着红肿的胳膊和淤青的腿,想到孩子们黝黑的小身子上一定有着更多更严重的因艰辛路途留下的伤,不觉一阵心酸。

感想:

这次二村沟小学支教之行,给我的感触颇多。

即使本就知道贫困山区的孩子们生活很困难,真正亲自感受后还是为这种艰苦所震惊。学校的面积不大,即使接受了外界的几笔捐助资金,扩建所需的巨大费用依然难以被承担。这里的学生从一年级开始读书到四年级毕业,因为上学的路途艰辛所以只有上午上课的他们成绩大多不理想。毕业后极少数家中较为富裕的孩子会继续去其他学校读书,而大多数孩子会被送往外地打工,一去便很少回来。不久前这些从偏远山区去往大城市的童工们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于是童工被陆续送回了他们在大山之中穷苦的家。“白岩松就主持过一个关于这些孩子的节目,”小学里为数不多的老师中的一位对我们说,“其实他们都不愿意回来,在那边他们能挣到不少钱,有些还能寄回家里帮自家解决困难。被送回来后他们就只能天天吃土豆,因为太穷了嘛。”老师感叹:“白岩松在节目最后问‘我们把孩子们送回去是不是做错了’,我觉得他们就是做错了。”我听后觉得很难受。为期仅两天的支教对孩子们来说又能带来多少影响呢,一想到孩子们并不光明的未卜的前途,我感到很心酸。然而正如一位同伴所说,我们不能直接改变孩子们的命运,却能为孩子们积极追梦注入一股推动力。我们能做的就是激发他们过上更好生活的愿望并教会他们如何追梦。

而我们也确实尽力了,同学们经过认真充分的准备,在讲授课程的同时没有忘记带给孩子们走出大山的鼓励。我们都真心希望孩子们有朝一日能够摆脱大山的束缚,走出贫穷的困境。

此次支教,在大家对山区的贫困都深有感慨的同时,我更觉得我所经历的不只是一次支教,更是一次受教。有同伴说上帝真的很不公平,给了我们饭来张口的条件,他们却只能在如此困苦的环境下生活。我在表示赞同的同时却也觉得,孩子们身上或许拥有着我们没有的,更加宝贵的东西——在那些没有通电的简陋的屋檐下,在孩子们幼小的身躯中,跳动着的是一颗充满热情的,天真纯善的心。在衣食无忧的环境下我们追求着更多的东西,有些追求使我们变得贪婪,变得世俗,变得苛刻,而在即使顿顿只能吃土豆的孩子们眼里,简陋的土房子就是他们最温暖的家,贫穷的生活中他们拥有的是最纯净又最丰富的内心世界。还记得当一位同伴问孩子们“回家后你们是自愿去做家务还是爸爸妈妈喊你们才去做呀”时,孩子们不假思索的回答“我们自己想做。”是啊,在苦难中他们学会感恩,学会孝敬父母,学会用自己小小的肩膀撑起家中的一小片天,而彼时的我们,即使不愿承认,却多多少少在娇生惯养中变得挑剔而刻薄。从孩子们洁净的眼神里我感受到,需要我们反省的实在太多。我想起这样一句话:“在我们眼里东西坏了就应该换,而在他们眼里东西坏了是可以修或只能修的。”在我们眼里喜欢的东西就应该得到,而在他们眼里得到却很可能只能是一种奢望。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们努力着憧憬着,淳朴的笑容始终不含一丝杂质,而我们奋斗着却终究冲向一个又一个利益。

这次支教活动,我所获得的不仅是帮助孩子们所带来的满足,更是一种救赎,一种对自己曾经理所当然的挑剔与刻薄的救赎。一方面希望孩子们能够铭记我们的鼓励与教导,不断努力着抓住人生的每一次机遇而不受苦难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能像孩子们那样,用灿烂的笑容回报即使是充满困苦的生活。“惟愿阳光,一直如斯。”希望自己和孩子们都能永远热情纯净。

这次支教活动是我人生的一次充实,希望这种充实越来越多,填满我的生活。期待着参与和组织更多这样的活动,也祝愿此次活动所帮助的孩子们生活越来越好。